樱桃异地遥控app下载

尽人事,听天命。

这句话萧姵从小听到大,却一直都不喜欢。

付出就该有回报,结果更不该由别人说了算。

可事实一次次告诉她,再努力的人也不可能事事如意。

就好比这一回,谁又能料到会是这样的结果呢?

萧姵只觉累极,往右侧一倒也躺在了草地上。

见她合上了双眼,大灰的胆子又大了起来。

它用力抖了抖身上的水,又恢复了之前毛茸茸圆滚滚的模样。

桓郁笑道:“小九,趁着太阳好,把衣裳脱下来洗洗晒晒。”

萧姵正觉湿衣服难受得很,解开腰带把外裳脱了下来。

桓郁捡起她的外裳,站起身朝不远处那清澈的水塘走去。

见他走路的姿势有些不自然,萧姵大声询问:“你的脚怎么了?”

雌雄莫辨的汉服妖冶襦裙美人

桓郁转头笑道:“方才为了接住大灰拖,左脚踝不小心扭了一下,休息几日就好了,不打紧的。”

说罢他在水塘边蹲下,就着那清澈见底的水开始漂洗手中的衣裳。

“哎——”萧姵急忙起身追了过去。

她一把抢过外裳扔在一旁,伸手就去脱桓郁的靴子。

“小九……”桓郁握住她的手腕:“一点小伤而已。”

“你都可以帮我洗衣裳,我为何不能帮你瞧瞧伤处?”

萧姵把手挣脱出来,小心翼翼地除去了桓郁的左靴,又把湿透的袜子轻轻脱下。

只见原本纤细的脚踝有些肿胀,虽不是非常严重,却不宜再活动。

萧姵摊开手掌:“把伤药拿来,我给揉一揉再上点药。”

桓郁道:“伤药在包袱里,被你扔在崖顶了。”

萧姵懊恼地在地上捶了一拳:“你还躺着好好晒太阳,衣裳我来洗。”

“你会洗衣裳?”桓郁表示怀疑。

“又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大事,依葫芦画瓢谁不会啊?”

萧姵把他的外裳扒拉下来,扔进水里搓揉起来。

见她洗得似模似样的,桓郁索性往后一倒,枕着双手看着她做事。

大灰见两人不搭理它,迈着小步子走过来,老老实实地趴在了他身边。

萧姵本就是第一次洗衣裳,被四只眼睛盯着顿觉别扭得很。

“我说你们两个这是在监工呐?”

桓郁笑了笑,抽出一只手抚了抚大灰的小脑袋:“如今伊人笑也没了,咱们该怎么安置这小家伙儿?”

萧姵的手顿了顿:“这事得大灰自个儿决定,咱们就是再喜欢它,也不能强行把它给带回家里去,毕竟它不是家养的猫狗。”

“是啊……”桓郁叹了口气:“现下它个头儿小,养在府里也不容易引起旁人注意。

过几年它长成一只大白虎,恐怕会有些麻烦。”

听他说自己麻烦,大灰耷拉着脑袋呜呜了两声。

萧姵又被逗笑了。

她甩了甩手上的水:“大灰过来。”

大灰直起身子纵身一跃,轻轻落在她的脚边。

它用圆圆的脑袋蹭了蹭萧姵的小腿,看起来跟小孩子撒娇一样。

萧姵笑着挠了挠它软乎乎的下巴:“在崖顶的时候爷说想带你回府,你一副爱答不理的样子。

怎的到了崖底,一下子全都变了?”

大灰用小爪子轻轻挠了她两下。

“好啦好啦,不说你了,既然想要跟着回去,今后就得听爷的话守爷的规矩。”

大灰点点头,两个前爪搭上了萧姵的手,一双眼睛也认真地凝视着她。

萧姵又把它提起,打趣道:“你这么聪明可爱,鹔鹴园里的丫鬟们肯定特别喜欢你,把你当个小姑娘看待都有可能。”

大灰显然对“小姑娘”这个称呼不是很满意。

之前在崖顶,这凶巴巴的家伙分明还说自己很有可能成为嫁不出去的老姑娘。

怎的这么一小会儿,自己又成小姑娘了?

听着两人的对话,桓郁竟有些浮想联翩,仿佛已经看见大灰被他们带回了鹔鹴园。

晴照她们整日与它打打闹闹,把家里弄得鸡飞狗跳不成样子。

他弯了弯嘴角:“小九,晴照她们若是把大灰当成小姑娘,它岂不成灰姑娘了?”

萧姵和大灰一起瞪着他。

桓郁赶紧摆摆手:“算我多话,你们继续,继续……”

萧姵把大灰拢进怀里:“练老爷子给你取名大灰,可你才三岁还小呢,暂时只能叫做小灰。

嗯……这样好了……

小花花养的猫叫做大花花,我叫萧小九,你今后就随我姓,叫做萧小灰。”

桓郁真是服了。

小九打算把这小白虎带回府里还不够,居然还赐了姓氏?

萧姵把小白虎放下:“你先自个儿去玩,我还要干活儿呢!”

大灰,哦不,应该是萧小灰了。

它的心情显然比之前好了许多,自去草丛中打滚儿追蝴蝶,很快就没有了踪影。

又过了一个时辰,萧姵洗干净的外裳已经晒干了。

而两人的里衣和裤子也在太阳的照射下没有了湿意。

穿戴整齐后,萧姵把双手拢在嘴边,喊道:“萧小灰——”

草丛那边很快发出了窸窸窣窣的声响。

不一会儿,嘴里衔着一把匕首,身后还拖着两把飞爪的萧小灰出现在他们面前。

“小灰?”萧姵赶紧迎过去,取下了它嘴里的匕首。

萧小灰抖了抖身上的毛,得意地晃了晃圆脑袋。

萧姵在它额头上狠狠亲了一口:“我家小灰怎的这么能干呢?”

桓郁嘴角微微抖动了一下,小家伙的待遇比他还好!

萧小灰转过身,抬起爪子指了指。

萧姵和桓郁看了过去。

只见远处似乎有一条路。

萧姵问道:“小灰,这条路能走得通么?”

萧小灰点点头,直接迈着小步子朝前方走去。

萧姵将两把飞爪收好,又看着桓郁的脚:“桓二哥,你的脚还能走么?”

桓郁笑道:“应该没问题。”

萧姵想了想:“把伊人笑的果实交给练老爷子后,咱们立刻就要赶往流云国。

你的脚伤虽然不重,但若是不好好休养,对咱们营救星姑娘的计划恐怕会有影响。”

“你的意思是……”

萧姵弯下腰:“我背你出去。”

“不成,绝对不成!”桓郁一口回绝。

从来只听说过丈夫背媳妇,哪儿有媳妇背丈夫的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