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豆传媒国产之光女演员在线观看

“咦……瞧大人说的,咱老三怎会害人……。”

见王一林牛眼又瞪过来,贺老三不敢再耍嘴皮子,他道“其实这事不难,钱大人是京卫指挥使,大人是公爷麾下副指挥使,不管是官阶高低还是亲疏远近。按道理,这朝廷撤兵命令,该交到钱大人手中……。”

王一林总算明白了,他对着贺老三当胸擂了一拳道“得,贺老三,你行啊!”

贺老三嘿嘿直乐,“那还不是将军大人教导得好?”

王一林“呸”了一声,“可要是钱肃典遵令撤兵,咱们岂不白忙活一场?”

“不。”贺老三脸色难得地郑重起来,“钱大人不会撤!”

“为何?”

贺老三眼角微微地跳动起来,他斩钉截铁地道“因为江北,有他们二万多条人命。就算钱大人肯退,他麾下将士也不肯!”

王一林被贺老三的神色所感染,他点点头道“也罢,就照你贺老三的法子去试试,可说好了,若此计不成,老子回来收拾你!”

贺老三顿时嘿嘿讪笑起来,哪还有刚刚那种郑重的神色,整就是个老,“让大人受累,替咱们兄弟跑一趟,弟兄们都记着大人情呢。”

“得,我这就把这道令交给钱肃典去。”

“谢大人。大人慢走。”

美女明媚青春惬意午后俏皮写真

当王一林背影远去,贺老三身后将领呼啦一下围上来了。

有心人还替贺老三搬来个凳子,将贺老三按在凳子上,这捏肩的捏肩,捶腿的捶腿,甚至有人还给他沏上一碗新鲜的茶水,侍候的那叫一个舒坦。

这种超常规的待遇,怕是此战主将,水师副指挥使王一林,也没享受过。

给贺老三捏肩的,赫然是身着六品军服的百户,他笑道“三哥,今日要不是你,怕是将军不肯去钱大人那说项,我就说嘛,咱这水师之中,没三哥说不动的事、走不通的路。”

贺老三微微扭头,象是看了那百户一眼,“小张子,别捡好听的说,你小子憋着一肚子坏水,就想坑咱。”

“瞧三哥说的,那哪能啊。”

贺老三不再理会那张姓百户,长长叹了口气道“可惜啊,这么好的势头……眼见着清军兵力被镇江牵制,若是一股作气,怕是能占据整个扬州府都有可能……哎,就这么着……弃了?”

张姓百户陪笑道“三哥就不要多虑了,连王将军和兴国公都没有心思北上,您忧心个什么劲?不如回去,等赏赐到手,迎娶个中意的婆娘,也过过安生日子。”

“放你x的屁。”贺老三莫名大怒,骂道,“朝中那些当官的,也就都是一群象你这般崽卖爷田不晓得痛的主……公爷那是没办法!”

张姓百户被骂得不知所谓,呐呐道“三哥……你这是?”

“咱贺老三今年快四十了,按说这个年纪,该卸甲归田,安度后半生了。可我不舍得这帮子弟兄们,舍不得国公爷啊……从公爷任苏松总兵算起,至今日十多年了。”贺老三突然就唏嘘起来,“公爷不是圣贤,也有过行差踏错之时,可怪不得他,朝廷都降了,他当时区区一个总兵,独木难支,能抗得住吗……可公爷终归是人杰,听闻钱相等在宁波府起兵,愣是拒了为富不仁的谢三宾二十万犒军雪花银,毅然率军反正……这才叫真英雄啊!”

所有人都安静下来,静静地听贺老三说着兴国公的往事。

贺老三道“这一路,公爷从苏松总兵到定海总兵,直到拥立鲁王,被朝廷封为兴国公……说实在话,贺老三没打过一场胜仗。”贺老三唏嘘道,“咱心中有愧啊,当兵吃粮,上阵拼命,可咱就仅吃粮了,连一场胜仗都没打过……。”

“咱真没想过,有生之年还能重新渡过这条江!打完这仗……咱心满意足,咱可以卸甲归田了……咱可以对街坊乡亲自豪地说,对面的江都城,那就是咱打下来的……荣耀啊!”

许多人的眼睛里,涌起了一层薄雾。

张姓百户道“三哥说得是,有此战功,家乡父老谁敢不向三哥竖个大拇指?”

可贺老三突然吼道“可眼睁睁看着这份滔天的功劳,就这么化为烟尘,咱不甘心啊!”

“不甘心又能如何?”张姓百户宽慰道,“那是朝堂之上,食肉者谋的事,咱们就是可有可无的士卒……三哥啊,别动气,咱们哪,就思忖着每日多吃一碗饭,睡个安生觉也就是了。”

贺老三慢慢坐倒,“这倒也是,咱也没那个能耐。朝廷决定的事,总有朝廷的道理……可江都,我们打下的,守不守得住,那是咱的事。这理得说明白了,没得回去,江都失守倒成了咱作战不力了。”

张姓百户脸色也有些黯然,道“三哥想多了,这事自然有国公做主,想来不会亏待了咱们这帮弟兄。再说了,王将军不也说了吗?就算朝廷没有赏赐,将军也会掏腰包赏赐弟兄们。”

“狗屁!”贺老三又来了气,“你还真想着从他手里拿到赏赐?这要是公爷发话,那是一口唾沫一个钉,换成他……嘿嘿,咱问你,回了南岸,他若不给,你小张子还敢上他府上去讨要不成?”

“告诉你,就算王将军真兑现了银子,那这万把人的军勋、职位呢?将军也能兑现喽?”贺老三嗤声道,“他自己劫掠江都之罪,都差点被朝廷惩治,那能替弟兄们去向朝廷讨要军功?做你个大头美梦吧?”

张姓百户愕然。

贺老三骂累了,从边上一总旗手中取过茶碗,嗞嗞地牛饮了一大口。

“十几年了,要说咱心中佩服的,原本还就公爷一人。可现在,咱多佩服了一个。”

“三哥说得是谁?”

“就你小子话多,老打断咱说话。”

“呃……三哥请讲。”

贺老三道“也没点眼力见,能让咱佩服的,整个庆泰朝除了公爷,也只能一人了。”

“三哥是说……镇国公?呃……三哥继续说,继续说,我不问就是了。”